关于“灵魂不死” ——《斐德若》课后

???? 《柏拉图四书》的编译者、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刘晓枫教授认为,阅读柏拉图的作品,除了单篇读法,还应该有织体式读法,因为四篇对话有明显的关联,可称为“对观作品”。

? ? ? 比如说,关于灵魂。《斐德若》中出现了《斐多》中专门讨论的灵魂不死主题,《斐德若》中的爱欲灵魂论是以《斐多》中的灵魂不死论为基础的。

??? ? 即,欲理解《斐德若》中苏格拉底关于“灵魂不死”的哲学命题,不妨先看下《斐多》里对“灵魂不死”的论证。在《斐德若》中,苏格拉底切入“灵魂”主题后,开宗明义即提出“所有灵魂都是不死的”,那《斐多》中苏格拉底是怎么描述和论证的呢?

???? 《斐多》记叙了苏格拉底临终前一天的言行。即便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苏格拉底也并没有绝望、沮丧,甚至恐惧死亡,而是对即将到来的死十分向往和欣喜,因为“灵魂是不死的”。这是苏格拉底的信念,他认为“死”是哲学的终极目标——“真正的追求哲学,无非是学习死,学习处于死的状态。”

????? 在杨绛先生翻译的《斐多》里,苏格拉底告诉他的学生和朋友,肉体是灵魂追求智慧、寻求真理的阻碍。肉体为了贪欲和享乐,就会自我放纵,从而产生无穷尽的烦恼,导致灵魂在肉体活着时得不到智慧,只有肉体死了才能得到。脱离了肉体的愚昧,灵魂才会纯洁、神圣——这是最美好的希望(自杀者除外)。一个临死愁苦的人,爱的不是智慧,而是肉体。

????? 那为何“灵魂不死”呢?因为假如有生命的东西都得死,死了永远是死的,那么,到最后,再没有一切活的东西,活的都得死,那世上所有一切都会被死所吞没。因此,活的东西都是从死里而来,一切生命都是从死亡里出生的,转世回生是确定无疑的。灵魂在转世为人之前就已经存在,灵魂不带肉体,但是有智力。

????? 初闻之很骇然,但随着苏格拉底一步步的论证,我也对“灵魂不死”越来越可信并确定。我更相信,在雅典人判处他死刑后,苏格拉底之所以从容赴死,是因为他坚信自己一辈子追求智慧,死后灵魂得到升华,会在另一个世界过得更好。

????? 当我们还在惋惜和哀伤时,3000年前的苏格拉底已经以这种令人惊叹的行为展现了其深邃的智慧。在我长期的观念中,一个人因为生前伟大,死后在人们心中不朽、精神永存,这是“不死”的含义。但《斐多》颠覆了这种观念,苏格拉底追求的并不是永恒的敬仰,而是内心的“灵祗”,能够脱离肉体的束缚获得灵魂的自由与重生。?????

? ? ?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我们终其一生,都在找寻“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的终极答案,我想,苏格拉底已经作出了回答。或者,苏格拉底想表达的“灵魂不灭”的真正含义是:既然死亡已经不可避免,那就不用逃避不必害怕,坦然接受就好。这种对于“灵魂不死”的确信,可以运用于濒死之人的临终关怀,造福更多人。

? ? ?美国心理医学教授布莱恩·魏斯着有《前世今生》一书。该书讲述了一位叫凯瑟琳的女子遭受着前世给今生带来的折磨和病痛,万般无奈找到魏斯博士最终治愈。这件事既改变了凯瑟琳的人生,也动摇了魏斯博士的信念,让他从坚定的无神论者了悟前世今生的因果,因为他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凯瑟琳的灵魂在不间断地轮回。在魏斯博士告诉患病即将离世的岳母,死亡并不可怕、灵魂会重生时,老人不再因此恐惧和痛苦,走得十分安祥平和。

? ? ?人的一生,无非生和死,生是高兴,死也要喜悦。对于普罗大众来说,不必在濒死时惧怕,灵魂得到净化,开开心心去往另一个地方,还有什么比这更有意义的呢?

?????“灵魂不死”说显然和佛教的因果轮回有质的相应。目前藏传佛教特有的活佛转世制度,即出自佛教灵魂不灭、生死轮回、佛以种种化身普度众生的观念。苏格拉底在几千年前的先知判断,佛教的轮回转世,一个西方,一个东方,不同体系不同时空不同地域,相同的“灵魂不死”、“灵魂重生”,真的是很神奇的演变。

?????东西方关于“灵魂”的同质也给我们的现实世界以启迪:刘晓枫教授《柏拉图四书》中表示,应对现代西方文明不仅需要凭靠儒家四书,还需要柏拉图的四书。也即是说,学习西方、了解西方,可以更好的了解自身,才能不谄媚、不崇洋,所谓“师夷长技以制夷”和“师夷长技以自强”。

?????回到《斐多》。杨绛先生的《斐多》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哲学作品,而是文字通俗、内容生动的文学作品,从我个人来说,作为西哲入门材料还是很不错的。

上课日期: 
星期六, 十月 15, 2016
真实姓名: 
张薇嫣
学号: 
Gdsy201509030-0
职业: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