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痴有爱,则我病生

在《维摩诘经》中读到痴,我第一反应是《红楼梦》中的贾宝玉,白先勇在《细说红楼梦》中说: “情”好像是宇宙的一种原动力,一切的发生就靠这个“情”字。曹雪芹是用一个宇宙性、神话性的东西来说这个“情”字,“情”字还不够,还有“情根”,情一生根,麻烦了!《牡丹亭》里面有句话:“情根一点是无生债。”情一生根以后这个债就还不完了。”也可能就是这个情生根,故而痴。

?

人一旦有了情便有了牵挂有了软肋,故而是“无生”的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而杜丽娘这么一个痴情女子的故事,一样令无数人为之叹,为之痴,直至为之死。

?

《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她与宝玉在漫天花雨下共读西厢,于是"情不知所起",勾住她心中怅怅然思绪。后又听见《牡丹亭》戏语,"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便想起"水流花谢两无情",不觉心痛神痴,眼中落泪。人难免情牵绊,突然觉得修行本身是一个漫漫无期的自我反省过程,更是对“喜怒哀乐之未发为之中,发二姐中介位置和”的反复领悟。

?

人世间太多情与爱,都是局限在痴里无法看透,牵挂愈多痴愈重,或父母,或兄妹,或妻女,或情侣,甚至是那些外在物质,所以一念起无法解脱便得病。

?

于是我们看到这个痴爱与病生,自然会联想到淫欲,伤身,伤气血,有违长寿,进一步充其量也就是笼统地关联的认为,要解脱,就应该远离淫欲贪恋,也就是贪嗔痴。正如《红楼梦》自然联想到痴爱淫欲的泛滥对人的身心的负面作用,虽然我们看到的是纯粹的青春王国,但是不能否认痴的负面作用还是存在的。

?

本着修行是一个自我反省的过程,那么基于这么一个现象,我们想进一步的探问,突破现象的背后去找寻一个更神秘的存在。所以,修行进一步,就像维摩诘在这里示范的,要从一般人间的现象观察,转入到一个更冷静、更旷达的认识活动上来。

?

在开始,人们的视野太过于受困在物理现象界里面,看见疾病,疾病就是确实存在的,大不了在道德生活上改造自己,以期望一个好的现象的到来,而净化坏的现象,所以,在这个阶段的人,他因为受困于物理器间,所以他的发心和动机,始终是围绕现象的有无和好坏上面的。但是伴随着人的视野的提高,不太计较自己所得,不太计较在这个世界上究竟处于什么位置的时候,所谓的人生实践,才能渐渐转入一种没有私心的纯粹认识上面来。

?

在这里,不论好坏美丑,不论长寿短命,无论得到什么失去什么,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存在本来是什么样子。所以,在现象界,病是存在的,但是,在对这个病的深刻直观里面,转入大乘对实相本身的觉察。在前面根据有病去辗转劳动,或者做些善业,或者继续做些恶业,病有实体性,根据病的实体性,产生了人天乘的初级佛教。

?

正如对禅定的认识,越是低级的禅定,就越事项,我要禅定,或我应该怎么做才能禅定?比如怎么坐,怎么呼吸,而高级的禅定,关于修行的表述,就近乎哲学,甚至是超哲学,全然不从个人得失、道德和经验出发,似乎都是一些思辨的东西,因为到这个阶段,高级禅定面对的是一个普遍的宇宙学的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金刚经》很多人不喜欢,读不懂的所在。

?

而同时在低级的修行中,理论的学习和实际的修行是分裂的。实际的修行是怎么盘腿,怎么做人,然后了解一些关于宇宙比如涅盘、寂灭的常识。低阶的了解,只是简单的就相信了语言句子,认为某个东西作为真理已经被这个语言句子表达清楚了。但是,这个理解无法应用到他的实际修行中,以至于他的实际修行,还是怎么盘腿,怎么念佛,怎么在道德上净化自己。就像我们阅读经典,常读常新,有时候觉得读懂的句子和文字,过一段时间反而却认为自己不知道了,因为一旦和实际结合就会困惑。

?

真正的修行不仅要把大乘义理,当作是文法义理,同时也当作是实际的修行方法。比如这一句“是有疾菩萨,以无所受而受诸受,未具佛法,亦不灭受而取证也。”普通学习是,按照这一句的语义去解释,引用一些典故或别的经典的文字,然后表示已经懂了,毕竟是可以完成作业的,其实并不一定懂。

?

?比如“无所受而受诸受”要拆开成几个点,每一个点,用自己的寂静观察透进去。无所受究竟是怎么样的无所受,慢慢地体察出来,甚至达到,即一切受而可以观察出无所受。也就是说,大乘的教理,不论《金刚经》,《维摩诘经》可以转化为一种实验道路的开启,只是说,这个实验在一开始,是从我们的个体的粗重身心展开的。但这个实验不受限于这个个体身心,是作为出发地,在这里,实验室假设在我们的卑微生命上,到后面,实验室会扩充到天地宇宙。这个扩充,就像佛教说的“无我相,无人相,无寿者相,无众生相”一条进化的脉络。

?

比如说病这个现象,基于我相,那么对病的理解,不外乎就是生活饮食不调,比如顿顿吃肉,不吃素,喝咖啡不喝茶,喝茶又喝了农药茶,这些原因的理解。而开篇宝玉的痴和杜丽娘的情其实是基于众生相,比如淫欲为根,不断的轮回,而这个可以在人的不断深入的经验里面,慢慢地破除它。

?

转回来说,维摩诘有病,毋宁可以视为,一个大乘行者,通过自己的小我的病,观察病的真实自性,这个真实自性,借用人类的语言,变成了维摩诘对前来看望的人一番说话。

?

上课日期: 
星期日, 四月 23, 2017
真实姓名: 
赵爱英
学号: 
Gdsy201509014-0
职业: 
茶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