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乎内外之分”有感

在生活中,我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家庭角色:爸爸妈妈的女儿。今年,我24岁了,可我的生命中的前十七年,都是在爸爸妈妈的庇护下度过的。虽然这是完全的庇护,但是在庇护之下,我们的交流不外乎是学习、考学以及求学的未来,实为单调、乏味,甚至是残缺的沟通。直到第十八年,以求学的名义,我终于可以去远方读大学,有机会挣脱了这种完完全全的庇护,那一刻,好奇和兴奋的心情,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可是,很快,我便发觉种种不适:在人际关系和生活上的双重受挫。我不知道如何表达自我、展示自我;与同学们相处时,时常放大自己的内心感受,不愿付出、害怕疏离,内心的纠结、矛盾日益累积;社会经验太少,去银行、购买车票、外出游玩都让我觉得问题多多;不能客观地认识自我,不能理性分析遇到的种种困难和挫折,自负和自我否定交替,自信心严重受挫。

这样的遭遇和心情几乎持续了整整四年,直到我开始认识自我、能够客观地分析、评价自我,学会独立处理问题、应对挫折。但是,父母与我的沟通方式和沟通内容依然没有变化:无事不“闲聊”,一聊就冲突,与我所渴望的平等、尊重、和谐的对话相差甚远。后来,也许是冲突多了吧,我们的沟通逐渐走上正轨了。可是,亲子关系间的问题解决方式还是冲突呀,这一点可没有变。为此,我也没少埋怨过父母和他们对我的教育——他们只关注自己所重视的,似乎再也觉察不到其它的方面了。

如今,我在想,即使是这样,那么我做的足够好吗?我能够要求父母,在年近50的年龄,完全理解我的观点吗?我关注到父母与我的区别了吗?我们的身份、经历、价值观以及立场都不相同,我所要求的顺畅、和谐的对话是合理的吗?“定乎内外之分”,我与父母是有界限的,彼此的会意是需要时间的,只是我太在乎自己的感受和诉求了,就忽视了这一点。

“定乎内外之分”,包含了自我、外界,以及自我与外界的联系。而自我与外界的联系,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之所在。不仅亲子关系如此,在伴侣关系、朋友关系、同事关系中,这样的联系也同样重要。因此,如果我们想要营造和谐的人际关系,我们不仅要了解自我、理解他人,也要学会搭建彼此沟通的桥梁。

上课日期: 
星期日, 四月 22, 2018
真实姓名: 
于儒雅
学号: 
Gdsy201804-041
职业: 
公务员